不散|贾鑫宇

  

贾鑫宇

16赛季悬架组组长 17赛季技术总监

时间过得太快了吧,今年轮到我写毕业季的稿子了?既然运营组Miss.Di要求,那我就用平淡的语言努力回忆这四年的人和事吧。

2014年12月14日,我被Gspeed V6.0的悬架组“收留”。

说收留是因为我的笔试成绩全组倒数一二,以现在的选拔标准是进不了车队的。主要当时我不清楚笔试内容,也没找学长打听,所以就只把手头的14年规则背了几遍。不过,笔试成绩没给我带来多大困扰,软件考核和面试也都轻松通过了。

这样看自己有点水。确实,进队前我不知道悬架是干什么的,大脑里只对底盘有个模糊的概念。甚至选择悬架也是因为它是底盘报名表上的第一个志愿,就想这个组可能很厉害吧。但是,那一年想进队也不是特别容易。15赛季吉速只有一个油车,纳新的事通知到了各个校区,宣讲会上400人的阶梯教室挤的水泄不通,竞争压力是有一点点的。我觉得自己能通过考核主要因为两个事吧,一是报名表和笔试试卷填的都很满,二就是在纳新QQ群表现的很积极。还没进队就和很多学长聊得来,提前认识了广宗学长(外号“车模”,15年导向组长)、HRT的邓宇翔大哥等。

就这样,我怀着一份感恩和期待“稀里糊涂”的进了车队。而这个坑,一入就是四年。

新队员往往最留恋自己入队的第一年,我也是。

进队后我被安排到悬架下面的轮边小组,由子恒带着,设计后轮的upright。子恒对我们的要求很严。清楚记着寒假工作的第一天,他就要求我3天学会CATIA然后发一份经过强度刚度校核的upright(当时全队还没普及ANSYS静力学仿真,用CATIA做有限元分析)。那个假期说累也不算累,凭感觉设计一通交上模型后就没什么大任务了。但即使没什么事,子恒也不允许我们白天回寝室,一方面他希望我们能充分利用留校时间学些东西,另一方面因为硬点一直在改,硬点改了就要在当天修改upright的结构。15赛季轮辋从13寸换成10寸,所以硬点的迭代次数可能多了些。最后,我的设计从几个新队员的作品中“脱颖而出”,被用在15车上。刚知道这事的时候,心想upright作为悬架上块头最大的件,今后就交给自己负责了,有一点点骄傲。

15年upright

寒假后,子恒、车模因为某些原因相继离开了,杭哥就开始亲自管理悬架的三个小组,我也开始了被放养,没学长带的日子,这也让我有机会了解杭哥这个悬架组神级存在的人物。杭哥是个典型的工科男,平时沉默寡言,不喜欢交际,连Q群都很少说话,有什么事情都是自己能干就不吆喝我们了。那一年组内的例会也屈指可数。搞线切割加工的时候,大伙轮流看机床,从来都是他和皓哥几个留在实验室熬夜干,然后第二天再叫我们这些新人过去接班。当时看杭哥这么累心里有点过不去,碰见臣哥(15年队长)的时候就抱怨自己没什么活干。臣哥也无奈,说他就这性子,理解一下,以后主动帮他分担点吧。这一年,我还认识了骚哥、凯哥、展哥等一批能力很强的高年级学长,但对杭哥的印象最深。他教会了我怎么当大哥。

15年悬架组合影(不全,红衣服的是杭哥)

15赛季中后期,跟着学长们以参加ANSYS培训的名义跑到上海看车展,参与开发碳纤维轮辋,送加工图纸,学开发票,造木箱。。。因为没人安排活,所以组里大小事都去凑个热闹。对,造木箱这个倒霉事得提一下。当时9月刚开学吧,队里要求翻新之前用来装车发往赛场的木箱,这事不知怎么的落到了我头上,天天顶着烈日吃木屑啊。有一天,我电钻没抓稳,扭折了右手的一根掌骨,然后生活就开始难自理了,不得不退掉去赛场的火车票。然后放着本承一人坐着24h的硬座去了襄阳(我俩那时都没参赛资格,所以约好自费偷偷去)。那时也是傻得可以。出事后,心里就想着赛季初指导老师马芳武教授强调安全问题时说的一句话,“队里谁出事了,车队这个项目都要叫停”。因为怕给队里添麻烦就谁都没告诉。队里箱子催的急,又没人干活,我就左手拿电钻继续刚。两周后,干完木箱把车送走才去打的石膏。在15年的十月,我还学会了左手用筷子、写字、和上厕所。。。(捂脸)

就这样,大一在无忧无虑中度过了。因为没怎么有人带,所以没学到多少专业知识,但结识了一帮非常值得学习的优秀学长。

孝君和允坚在帮我切木板

我一直抵触去回忆16赛季,因为这一年对我来说实在太痛苦了。

16年吉速电车队正式成立。油车悬架组这边留下了我、世旺、周董3个刚上大二的队员,其余人都去帮助建设电车了。世旺和从车架组调来的扬辉学长一起做仿真,我一边负责导向组的工作一边给他俩打杂。那时大家的理论基础都很薄弱,跑动力学仿真的时候也没有清晰的思路,出现很多现在看来智障的问题:不会计算角刚度、没考虑弹簧预载等等。那时也天天拉着杭哥问。去电车教室看到杭哥带着一帮老队友在工作,就很羡慕,觉得这些同级队友特别幸福。后来知道他们在尝试第三弹簧的时候,更是嫉妒。可惜我这个悬架组组长理论水平就那么点,面对队里、组里繁杂的事务,想着能把今年撑过去就不错了,等明年有机会再干票大的吧。

除了仿真仿不明白,16年的悬架组结构上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。太追求轻量化,准确说,轻量化做的很盲目。其实不止悬架,16年底盘四个组的结构都不稳定。在家练车的时候,前upright卡钳座折过,制动轮缸炸过,方向盘支架更是三天两头断。提前去赛场练车,问题暴露的就更多了:4个upright、hub和轮辐(keizer自身质量问题)断了一遍,也换了一遍。你能想象车在赛道上跑着跑着,某个轮突然飞了吗?这种事在赛场还发生两次(捂脸)。非要说那一年有什么进步,我想只有和全睿儿子一起做出碳纤维杆系这一点吧。万能拉伸试验机显示的39.97kN我至今难忘。全睿和王新宇是那年一起进队的,16年寒假工作结束就他俩留了下来。其余人因为各种事离开了,但我觉得主要原因还是我这个组长太水了吧,不能教给他们什么。第二年开春的时候,队里又安排了一次纳新,这才招到云飞、王凯、千佳现在的这批队员,我带的悬架组才没算亡。

16年油车悬架组合影

16年虽然出车很快,但实际总的训练里程不长。队内的氛围也因为天天坏件变得很压抑,我个人不是很喜欢,但能理解吧,只是苦了这帮大一的小孩。赛季后半段,大三的组长们慢慢都退了,主要是他们的小学弟陪车手们来赛场练车,池霖、书鑫、李晟他们几个。看到他们经常被怼,挺心疼他们的。心想这不得给他们留下心理阴影,以后还能干到大三大四吗?时间证明,是我多虑了。这些经历赛场磨练的大一孩子现在都成了车队骨干。

所有人都一脸疲态(我没找到车队大合影)

最后成绩不好,耐久DNF(未完赛)。出事后,我第一个跑到车跟前,看着草堆里的车,大脑一片空白。二哥、扬辉也随后赶到,上去就发疯似的把车从坑里往外拽,当时雨还没停。车被搬回赛道后,扬辉坐进车内把方向盘,我和二哥在一旁推车。绕桩、切弯,车按照赛道路线继续前行。冲过龙门的那一瞬,我特意回头瞥了一眼,看到扬辉和二哥捂着口鼻在低声抽泣,心就像针扎了一样,特别难受。回到P房后,所有人都在哭。记得安峰坐在角落里,故意把帽子拉的很低,不让别人看到他的眼睛。1米9的所长在骚哥刚踏进P房的一刻,像个孩子一样抱着他哇哇大哭。整个P房就像在给Gspeed V7.0办葬礼,难受的让人喘不过气。

躺在草坑中的Gspeed V7.0

这一年不好的回忆还有很多,特别是自己身上发生了一些狗血的事情,差点把我整的精神崩溃,这里就不谈了。离开赛场前夕,心灰意冷的我得知达哥明年回来要当指导老师了,顿时又有干下去的动力。

是的,我要漂漂亮亮的干一年!

达哥回来,一切就好了。这是我挽留老队员们说的一句话。

很欣慰,悬架4个大三的都选择了留下。加上国庆(17年队长)、毅峰(经理)、安峰(车手组组长),七八个大三的和一批大二的小毛孩构成了17赛季吉速的核心。吉速历史上最年轻的管理团队,在达哥的带领下,开始了他们的复兴征程。

这一年,我没有要求任何职务(后期才被达哥扣上“技术总监”的帽子),只想钻研技术,把吉速底盘带起来。因为之前吃的亏太多了,新赛季还没开始,我们悬架四个大三的就做了详细的分工:世旺负责轮胎和试验,周董和全睿研究结构,我去搞悬架仿真和底盘调校,每人带一批学弟钻研一个领域。最终,17赛季的悬架组做了很多突破:开发了第三弹簧和轮辐疲劳试验机,建设了底盘数据库(KC试验、雨胎试验等),可以更科学的应用动力学仿真、拓扑优化和疲劳分析等虚拟仿真技术。在学院和达哥的帮助下,组里还增添一批横摆角速度、杆系拉压应力等特殊的传感器,以及Longacre磅秤、Fluke红外胎温枪等这些万元测试设备。细数一下,17赛季的悬架组也是疯狂,步子迈的很大。能有这样的进步,我很感谢悬架组的每一位队员,特别是这些大二的学弟。

17年悬架组的5个试验

悬架K&C试验

减震器示功试验

碳纤维拉伸试验

轮辐疲劳试验

雨胎台架试验

刚开始的时候,我的心态不是很好。一心就想赢,为了达到目的甚至不择手段。本来脾气不错的我,经常会在Gspeed V8.0总群当着大一队员的面训斥新宇、王凯他们,他们犯的一点小错误都会我被放大。所以那时队里呈现出学长骂学弟、指导老师忙着打圆场安慰学弟的常态。很庆幸,这四个大二的都包容我,没有气的离队。同时我对自己的要求也很高,几乎到了变态的地步。为了在方案论证会前拿出第三弹簧模型的仿真数据,我在PACE教室疯狂刷夜。最终,在第三天晚上,模型不再报错,仿出来的数据也趋近完美,这才叫了外卖正经吃了一顿饭。走出PACE的时候感觉身体都不像是自己的了。那个时候,睡眠质量也特别差,经常梦见自己回到16年的赛场或者17年又DNF的事情,然后凌晨4、5点钟被吓醒。起床洗漱一下吃个早饭,便匆匆赶去PACE看书。我知道自己的理论知识很欠缺,所以制定了严格的学习计划,上半年啃完了RCVD、Race Car Design、Tune to Win等一系列英文书籍。也是从那时起,我才真正理解车辆动力学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段日子像极了高三,每天都很充实(这里可能吹嘘过头了。。。跟HRT的邓宇翔、BIT的李桐以及臣哥、杭哥等一众牛逼的底盘大哥相比,我还是差了很多)。其实,17赛季所有人都很拼,都憋足了一口气。“No flag, no milk”这句话成了那年的口头禅。我们不敢期待什么,只想着顺利完赛就好。

17赛季一整年都泡在PACE这个角落里

虽然由于各种原因到暑假后才开始焊车架,但17车出的也不算晚,赶在7月结束前下了地。车子从落地后一直都非常稳定,除了有一次试车撞断了一侧的悬架、在赛场方向盘花键疲劳断裂,就再没发生过坏件的情况。车也很好开,制动不再过热,转向更加轻便,动力响应有了大幅提升。用车手的话形容,“全身只需要眼睛发力,紧盯赛道就好”、“梦幻般的感觉”。在赛场练车的时候,看安峰他们每天顺利地刷几个耐久,也对17年的比赛逐渐有了信心。

比赛的时候,我主要负责车检和设计答辩。车检第一天的上午很顺利,但是下午噪音测试卡了很久。大家场内场外一起想办法,比如把车架起来让车轮离地,调整发动机喷油等等,港蒲(17排气负责人)当时在一旁已经傻掉了,呆滞地看着安峰一遍遍的轰油门。各种办法都用尽,最后在车检区快关闭的时候才勉强通过。比赛第一天车检全部通过,这在吉速历史上是很少见的!再说说设计项目的事吧,这要特别感谢谢坚小朋友。他在那时还是个新队员,但是非常拼。在赛场练车,我每天很晚才回到宾馆,他就每天等我电脑QQ上线,然后开启语音聊天和我一起策划设计展板,经常熬到后半夜两三点。甚至有时候我抱着电脑不小心睡着了,第二天开电脑看他凌晨还在给我发文件。17年设计项目能拿冠军,他功不可没。虽然比赛前的这一两个月很累,但正式比赛那几天却很轻松。大家每天晚上8、9点就能回到宾馆休息。是的,这一年的吉速人对比赛不再马马虎虎,做了很充分的准备,最后总成绩第6。这是吉速历史上最好的成绩,吉速车队也终于不用抢车号了。

车队大合影

噪检前的准备

设计冠军

17年后半段,准大四的我面临考研和找工作的问题。这是很蛋疼的事情,但在去赛场的前一晚我都撂下了(现在想想都后怕,学弟们不要学,要对自己的未来负责)。心想自己已经付出了那么多,必须去赛场亲自见证这个荣辱时刻,但更多的是害怕学弟学妹们失望。他们从16赛季坚持到现在非常非常不容易。因此,我想要再次感谢一下15级的队员。谢谢你们的付出和忍让,让我们一起兑现了承诺。

17赛季,同样很累,但过程很享受。

17新车发布会上的小毛孩们

没事找事闲得蛋疼?

18赛季,也就是今年,杂七杂八的事情很多,毕业设计、公司实习云云,但只要呆在学校,我会都跑去830找些事做。因为我知道自己留队的时间不多了,必须珍惜在这的每一天。

这年,车队的发展已经走上正轨。来自学院和社会的支持力度非常大,油电两队在达哥的指导下资源进行整合,规章制度逐渐完善,技术创新一项又一项。新宇(18年油车队长)等人已经能挑起吉速的大梁,独当一面,我也就没参与Gspeed V9.0的具体研发,转去帮助电车搞单体壳,做些零零散散的琐事。另外还做的就是资料归档,整理车队的FTP资料库吧,从历年队长那里拷贝资料然后传到FTP。好几百G的文件啊,到现在都没传完。唉,想想自己也是没事找事闲的蛋疼。

18赛季如今刚过去一半,没做出什么成绩我就“被退役”了,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。

希望学弟学妹们怀着感恩之心,秉承创新理念继续前行

身为吉速退役老狗,似乎已经过了矫情的阶段,但为了升华一下主题,还是扯上一段吧。偷个懒,搬来毕业设计论文的一段结语。

“大学四年,除了吃饭睡觉学习,我把大部分时间都扑在了车队上。没有酬劳,没有加分,没有长假,坚持到现在,单纯因为对机械美学的热爱,以及真真切切喜欢车队这个大家庭。车队是一个很好的发展平台。这里能让我实践自己的想法,大学里再难寻觅一个允许我拿着赞助商的钱挥霍的社团。另外我在车队结识了一帮志同道合的兄弟姐妹。大家想法单纯、目标统一、专心致志,是一群真正能把事情做成的人,和他们呆在一起的感觉非常令人享受。父母给予我强健的体魄,车队则充实了我的灵魂,这么说一点都不为过。作为即将毕业离校的车队成员,我非常荣幸能陪伴车队走过了风风雨雨的4年,与好兄弟们共同见证车队的荣辱时刻。希望在我走后,学弟学妹们亦能怀着感恩之心,秉承创新理念继续前行,为学院争光,为母校争光!”

最后的最后,提几点建议,权当形式,学弟学妹们听听就好。

一是,车队发展过程中,资金、制度、技术都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人!每个人留在队里都有一定目的,这很正常。那就要我们思考如何借助这点把优秀的队员留下来。刚进队的新队员内心最敏感,老队员不要在他们面前摆架子,多引导少训斥,要有点大哥的样子;老队员在经历几个赛季后,难免会有些疲惫,但往往车队的进步离不开高年级同学,特别是新技术的开发。这就需要每届的队长和经理思考如何帮助他们重拾斗志。在我看来,团队里,人才是最重要、最需要保护的。希望未来的车队可以更像个温暖的大家庭,而不再是冷冰冰的技术团队。

二是,做工程要有一颗敬畏心。达哥一直强调FSC是个严肃的工程赛事,不是过家家,也不是简单的技术展览。既然是工程上的事情,那每项技术的应用、每个零件的开发就要综合考虑成本、重量、可靠性、工艺性、易维护性、可操作性等,同时还遵循一套科学规范的开发流程循序渐进,每个环节都需要认真对待。墨守成规、无脑抄袭、瞎干蛮干、盲目创新等这些都是与车队“Innovation Boosted(创新驱动)”的核心价值观相违背的。所以,当你们遇到如“加几个垫片螺母才能拧紧”之类的芝麻小事时也要多思考为什么。敬畏你当下在做的每一件事,它们才能以美好的结果回报你。

三是,保持强烈的竞争心态(对老队员们说的)。可能因为我从小参加竞技体育比赛,深知竞争失败的滋味,所以比较看重比赛结果。“胜者为王”这个道理不一定适用FSC这项赛事,但我也希望吉速人能始终保持一颗争强好胜的心。我们在17赛季取得了历史最好成绩,但不可能就此止步,安于现状。现在我们与外界的交流越来越多,我希望你们能在活动热闹完后迅速冷静下来,知道自己真正该争的荣誉是什么,依然踏踏实实做事,丝毫不要松懈。明年就车队十周年了,你们今年的压力其实不小。

四是,不要再叫我 “四朝元老”。强哥、骚哥、凯哥这些老学长们从本科干到了研究生,达哥更是从建队初陪伴了车队至今。他们比我更爱这个团队,吉速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种信仰。所以,我干了三年半就再正常不过。你们也是,不要总拿考研、找实习、找对象这样的理由跟达哥叫唤退队。每个人的离开对车队都是损失,应该把事情做到极致再考虑这种事。

好了,文章有点长,废话很多,辛苦你们动手指翻了。希望大家能不要牵扯我的家属,冷静轰炸下方评论区。谢谢!


通篇读下来发现少了点东西,哦,是“矿主”!已经记不清这个名号是怎么来的了,反正是17赛季开始如此,犹记几代悬架人的总群关于矿一代和二代之争,最后旺旺输了!回归正题。矿主是我入队第一个记住名字的人,毕竟相似的不用去记,那一年导向只有矿主,睿儿和我,自然得了“xinyu导向组”的冠名,全睿也成了“真xinyu“。很幸运这两个人成了车队的支柱并对我产生无限深远的影响,他是我见过最拼的人,没有之一。当一个人对别人产生影响并使那个人的行为中有一些自己的影子,我想,这个人是成功的,我就是那被影响的很深的一个,而矿主便是我口中那个人。想对你说,甚为感激!始终记得散伙饭那天架着肩走回校园的路上,我们赛场见,悬架不散!

——新宇

其实也没啥事儿

我就是想放张表情包

编辑|Zora

审核|Kyl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